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系列报道(036四川省邛崃市平乐镇)

图片

平乐古镇古称“平落”,其历史可追溯至远古时代,迄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史前蜀王开明乐时期,平落这块四面环山的平整绿色幼盆地即因平坝上修水利、兴农桑而首聚落,平落所以而得名。北宋开宝三年(公元970年),火井县治设在平落达二百多年之久,元代后属邛州直隶州,民国29年(公元1940年)建置平落乡,新中国成立后因袭此名。1950年镇、乡分置,1983年4月撤乡建镇,称平落镇,履走镇管村体制,1993年3月更名为平乐镇,2004年9月,邛崃市实施区划调整,作废紧邻平乐的下坝乡建制,将原下坝乡走政区域并入平乐镇,统称平乐镇。

图片

平乐古镇历史悠久,人文鼎蔚,青山层叠,竹树浓密。发源于天台山玉宵峰的白沫江自西向北流经古镇,碧水萦绕,鸥鸟出没,四季风景如画。白沫江两岸古木参天,多多树龄上千年的榕树,远远看去如云盖地。老榕树、白沫江、沿江而建的吊脚、青石铺成的街道,一看无涯的竹海,千百年来共同造就了古镇人野外诗般的山水情怀,涵养着古镇当然清亮的乡土文化。平乐古镇早在公元前150年西汉时期就已形成了集镇,迄今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公元970年—997年,为火井县治。着名遐迩的“九古”风华,承载了平乐道不尽,说不完的文化风韵——古街、古寺、古桥、古树、古堰、古坊、古道、古风、古歌……平乐古镇的“镇表之景”更令人叹为不悦目止:芦沟当然风景区、金华山风景区、金鸡沟风景区、花楸山风景区和秦汉古驿道风景区,无一处不是人类高雅之经典。四川平乐古镇:古韵幽清的梦里水乡全国历史文化名镇平乐古镇位于四川省邛崃市西南19公里处,早在汉景帝时期(公元前150年)就已形成集镇,迄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古镇青山层叠,竹树浓密,白沫江自西向北流经古镇,碧水萦绕,四季风景如画。两岸古木参天,多多树龄上千年的榕树,远远看去如云盖地。老榕树、白沫江、沿江而建的吊脚楼、青石铺成的街道,千百年来共同造就了古镇人野外诗般的山水情怀,涵养着古镇当然、清亮的乡土文化。

图片

平乐古镇古镇、幼桥、人家进入平乐,最先款待吾的是一座高大的牌坊,上书“秦汉驿道”,仿佛是在通知吾,这边是秦汉驿道——南方丝绸之路的首点。原由不是赶场天,街上显得有点冷清。平乐古镇素以“秦汉文化?川西水乡”风情著称。古镇九古,即“古街、古寺、古桥、古树、古堰、古民居、古作坊、古驿道、古习惯”向您诉说着它的悠悠历史。巍然挺直于白沫江畔的千年古榕,极具川西风情的沿江吊脚楼,错落有致的临江水码头,保持完善的明清古街,交相阡陌、横跨江河的清代“乐善桥”,无不表现出川西水陆商埠的迂腐风韵,可谓是一幅活脱脱的“清明上河图”。镇内两棵千年古树巍然挺直,吊脚楼凸现川西风情,江畔绿树成荫。古镇不大,街道极其规整地沿白沫江东西排列,几条南北走向的横街贯穿其间。青石铺就的幼街迂腐而高雅,只有走在这些老街上,才能逼真地体验川西民居的特色。街上所有的建筑都是土木组织,典型的川西民居,没涂任何油漆的二层房子历经沧桑,昭隐微这边的历史内情。

图片

幼桥在街头有一家已经传了三代的老铁匠铺,至今保持了原首的打铁风貌,操作时用大幼分别的熟铁块先在炉火中锻火,用手拉动风箱待熟铁烧红,再由两人用分别重量的大锤轮番敲打,通过成型、淬火、打磨,即成锄、刀、钯、钉、厨具等各栽生活生产用具。这个铁匠铺是全镇硕果仅存的铁匠铺了,仿佛造就了平乐千年的风雨与沧桑。吾从铁匠铺左右拾级而上,来到了古镇的标志之一——乐善桥。乐善桥建于清同治元年,是一座七孔石桥,桥洞一改普及的半圆形,而采用桃形,别有深意。这栽拱形相等稀奇,在川西堪称一绝,清风伴着流水从中掠过,隐约如吹箫奏笛之声。古石桥在两岸青山碧水、青瓦民居的映衬下明媚亮丽,伪如在早晨或薄暮,水面上的雾与民居的炊烟缭绕在一首,桥下石阶上若再有几位穿着红衫的洗衣少女,微茫之间,古镇便沉醉在一幅野异域下的诗画之中了。溯溪黄金堰古镇的灵气全来自清亮如练的白沫江,水足够灵气,水一动,便活了首来,水一活,古镇便活了首来。黄金堰为平乐到下坝灌溉农用堰之一,乃先民为灌溉西岸万亩良田而修筑,由竹笼装卵石筑成。相传最初因水势过大,筑堰战败,所以大禹“撒黄金垒土”终于堰成,汹涌的白沫江被分成了内、表两江,从此两江之水润泽了千顷良田,做到“水旱从人”,因名“黄金堰”。

图片

水乡来到堰边,租一竹筏,在水上飘着。江风徐来,水清风凉,徐徐地把竹筏去上游撑。江水不深,异国水草的地方水清可见底。玩累了,吾半躺在竹筏上的马架椅子里,注视着这江面,感觉江面也爱静下来。水流速很慢,青幽幽的江水,江边郁郁葱葱的树林,仿佛本身一下回到了千年前的哪个时刻。一再传来几声响亮的鸟叫和邻船的打闹声,欧宝资讯又把本身带回了现实。在这宽阔稳定的江面上,这山净水秀之间,益像本身的灵魂通过洗礼,来到这无尘的阳世,远隔当代城市的嘈杂,远隔做事的烦劳,在这绿水青山之间,使本身的精力得到恢复,并更添足够了。下得船来,来到兴乐桥上,不雅旁观整个堰口。江面竹筏点点,江边戏水的人头攒动,全然忘了本身身在那里。不觉得斜阳西斜,阳光斜铺在江上,风吹震撼,阳光点点,江面金光闪闪,像铺满了黄金,吾想黄金堰的得名能够就在于此吧。夜宿古镇夜晚8时,家家户户高挂的红灯笼都亮首来了,专门时兴。平乐古镇是最常见的四川古镇,并异国太多的特色,但是在夜色中信步质朴的街道和古镇,也是件舒坦的事情。毕竟,在墟落城镇化步伐一向添速的今天,能够保留传统的建筑,保存平安的心理已经很可贵了。

图片

夜色渐浓,街道两旁的木排门也都次第关上了,顽皮的光线穿过缝隙跑到外不悦目来张看,益像在跟吾们这些表来客打招呼。天色如墨,秋雨淅淅,从窗的缝隙里,吾仿佛嗅到了熟识而迢遥的气息:斯须是黄桷古树有点甘穷困涩的味儿;斯须是窖酒的气味儿;再斯须是竹子的幽幽清香。恍惚间,吾仿佛听见千年古树在风中的絮语,真得弄不清人是在梦里,照样在梦表。黄桷古树平乐人兴乐桥头的两棵黄桷古树是平乐最经典的风景。树龄1500年,树冠遮天蔽日,仰头看去,两树的枝叶若绿云相通在天空围拢。在树阴下,喝茶的、打牌的、按摩的、掏耳朵的、卖特色产品的,有本地人,有表地人,叫卖声、吆喝声,彼此首伏,给稳定的古镇带来了嘈杂,古镇也再不那么稳定,让人感觉到一栽忧忧郁。吾爱那通过了千年风霜的树,那映照山月的江。树的不老,是江的倾诉。江的不息,是树的召唤。

图片

古镇一位村妇牵着一个孩子蹲在那棵黄桷古树下插香烧纸,还祭上一碗油亮爽口的腊肉行为祭品。这是当地的习惯:拜干亲,就是将自家的儿女托拜给黄桷古树做干儿子或干女儿,以此来保佑子息少生病痛、长寿。在拜祭时,大人是虔敬的,去飘忽的香烛上赓续地敬烧纸钱。而那少不谙事的孩童则嘴馋地赓续偷吃着行为祭品的腊肉。厉肃与诙谐,相映成趣。一想到平乐曾在历史上的荣华时光,与现在前的平乐只是居于中国西南一隅的普及幼镇时,物非人亦非的感觉就相等常剧烈。平乐古镇仿佛只是一个梦境,梦醒后照样是阳世。崖画:平乐的华彩乐章不游桂江,不知平乐水秀山奇;不到狮子山读崖画,不算读完平乐美景。

图片

平乐美景在平乐狮子山南,有一岩洞,洞上有楷书而成的“屏岩”二字。进得洞内10余米,只见一幅崖画立在现时。走近一看,一个大肚罗汉正看着吾乐。再细看,不远处一牧童扬鞭驱牛,脸上展现放牧归家的喜悦之态。这是多多崖画中的一片面,吾惊诧于这些雕刻的笔力。一笔一画仿佛不是刻在石头上,而是历史留在岁月深处的印迹。有的图像虽经风雨日月的剥蚀,仍可毫不费力地读出樵夫砍柴、老人挑篮去收获及柔美的裸体卧姿等人像来。还有那牛、鹿、鸟,似奔、似跑、似飞的身影。纵不悦目这些崖画,人物现象构图浅易,但动感极强。这一幅幅不知绘于何年何月的图画,与农业生产生活场景有着亲昵的有关。平乐崖画,既是先民的生活图景,也是文化内情优厚的如实逆映。在那幅大肚罗汉旁站定,现在前吾想到的是肚大能容天下事的哲理。先前未读崖画前的一些不屈心态,随着现在光穿越岁月的河流,早已稳定如水,一栽退一步不着边际的豪迈油然而生。归于通俗的平乐平乐是个息闲的天国,在古榕茶园,榕树重大的树冠撑首绿色的华盖。摆个最安详的造型坐下来,品着平乐的绿茶,微苦后齿颊留香,神清气爽,你能够读幼说、能够发呆、能够座谈,能够打看以前的走人……总共都那样肆意。

图片

平乐古镇水授予平乐山水的灵气,树授予平乐绿色的精华,平乐像一个穿越千年的精灵,留在了高度发展的当代社会,给忙碌的人们一个修整的地方。成都是个让人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平乐是个让人来了还想来的地方。幼镇的日子,异国太甚的喜悦,也谈不上什么悲愁,就像织布机上的经纬,一匹一匹的岁月都织出来了。生活中的美,能够太挨近了就麻木了,欠缺的,不过追求美的眼睛而已。通俗的日子,通俗的幼镇,通俗的人,通俗的水,通俗的桥,总共都归于通俗生活的美融会于中止的刹时,在通俗中吾们沉醉。在返程的车上,回看古镇,牌坊照样挺直在那里,赓续见证着古镇的风雨与沧桑。

图片

川西水乡

图片

posted on 2021-07-08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欧宝电竞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168ty 版权所有